当前位置:手书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50节 赛甘宁!

第1450节 赛甘宁!

  敌营新开张,怎能不庆贺!

  换作是战五渣的阿三,东南军让出一半的地盘给他们都有信心收复,但对于还没打过交道的绿绿,他们的战斗力如何,得去称量称量他们。

  效果非常理想,当东南军突袭绿绿时,大出绿绿们的意料。

  以阿三们的混乱程度,你只要去偷营,那是十偷十准,将有取得重大战果。

  这个想法别说华人这么想,绿绿也同样这么想,但是东南军一直没有进行夜袭,让人以为他们没有夜袭能力,形成了习惯思维。

  当时绿绿与阿三们已经换营成功,也安歇下来,营里灯火基本上熄灭了,只有部分警戒的地方还有光亮。

  当一身黑衣的东南军象鬼魂般出现在莫卧儿哨兵面前时,哨兵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揉了揉定睛再看,立即被火枪撂倒。

  本来在营垒外有壕沟是必然的,但根本挡不住东南军,人手一袋土,堆积而上,即可通过。

  虽说没偷袭绿绿,但是东南军的侦察兵早在深夜到得敌人营垒边,神不知鬼不觉地摸清了敌人壕沟的深度,计算多少袋土即可通过。

  东南军在多个位置同时投放袋土,顺利地通过了壕沟。

  枪声响起。莫卧儿人从梦中惊醒,不由地愣在那里,难以置信华人前来偷营,有人喊道:“华人打过来了!”

  接着是轰然巨响,闪光迸现,烟柱在毁灭的光芒中升起。

  东南军用猛烈的爆破打开了多处突破口,然后一拥而入。

  打头的自然是郝摇旗这等战争狂人,他以前擅长双刀,认为杀人快捷,尤其杀阿三极为快意,现在他改用一种棒槌武器,顶端形状像大号蒜头一般,这玩意儿叫“骨朵”,就是一种钝器,游牧民族中喜欢用它的人不少,策马奔驰,借着马力一骨朵过去,连头都可砸没。

  郝摇旗用上它不是凑合,而是看中它的内伤能力,用刀的话,对方装甲如果厚实可以敌住,砍得铁甲多了,再好的刀也会钝。

  绿绿的装备好,穿甲者多,郝摇旗就用它来给绿绿一个厉害。

  果不其然,当他挥动骨朵时,象闪电一般犀利,重击之下,对方如遭雷轰,全身剧震!

  拿着兵器的被他砸飞,被他直接命中的人从口里喷出一口口血箭!

  他身披重铠,一般敌人的兵器打过来不能破甲,弓箭与枪弹统统被装甲拦住,所到之处,敌人简直有如被坦克碾压一般,无人可挡他的锋芒,他一路打过去,敌人就一路死来,有的敌人被他砸中身体,堪称是砸扁了。

  伴随着郝摇旗行动的还有多位重铠强壮军士,他们拿着火把,为他照亮征途。

  郝摇旗是为猛将兄!

  又叫郝永忠,初于李自成军中为大旗手,故名为“郝摇旗”。

  军中大旗高大沉重,能执大旗随军行动者,无不是力士。

  用上骨朵正是称手,发挥出重兵器百分百的威力,最是厉害不过。

  郝摇旗招熟力沉,不要命地冲锋在前,打得敌人叫神也没有用,面对的敌人求神保佑,不如求被他速速砸死,否则被他砸中没死,那就是活受罪,手被砸烂,肋骨被打断,身体受内伤,在那个年代,就算不死,医治的手尾很长。

  他的副将刘国昌,却走另外一个极端,他最喜欢与郝摇旗配合,让他冲前面拼命,自己在旁边帮忙补漏补刀……“正所谓送死你先去”,此话是郝摇旗嘲笑他的,刘国昌一点都不以为耻,反倒沾沾自喜地道:“除恶必尽,将军你会知道我的用处的!”

  “杀啊!”郝摇旗是那种兴奋型战将,越是敌人多越是凶猛,他痛骂着,冲进密集的敌群中急挥骨朵,照头劈脑砸得敌人东倒西歪,不到三分钟就把二十多个敌人尽数打倒在地上。

  岂能任你猖獗!

  一位身材高大,手执一把宽大厚实弯刀的黑须绿绿冲过来,与郝摇旗面对面地猛肝起来,两人拼了两招,兵器打得火星四溅,绿绿一步没退,棋逢对手的样子。

  郝摇旗精神一振,手底加力,再砸多三骨朵,黑绿绿绿已经见巧成拙,穷于应付,动作跟不上来,被郝摇旗奋起一骨朵,打在他的面门。

  啊哈,黑须绿绿绿脸面就变了形,往后就倒。

  就在这时,黑须绿绿侧后的另一个绿绿端端着一杆短矛照郝摇旗的腹部猛刺上来,那柄短矛,矛尖在光线下闪烁着令人胆寒的锋芒,貌似很犀利的样子,要是被他刺中的话,就算是重甲,也很有可能刺穿。

  此时郝摇旗招式用老,已经来不及招架,就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刘国昌一个箭步上前,挥刀用力下劈,把敌矛砍得下刺,这矛就刺不着郝摇旗了。

  刘国昌再顺势横削,对方不得不放手,矛掉地上,那个家伙没了兵器,竟然转身撒马就逃。

  逃?!

  郝摇旗恨对方想趁人之危,一脚踩到地上矛尖,那矛就翻了过来,变成矛头向敌,他再用脚一挑,长矛弹起,被他用骨朵一敲矛尾巴,短矛如离弦之箭般飞向原主。

  那人正跑着,眼看就要躲进群绿中,孰料胸口一痛,低头望去,只见一点锋芒在胸前露出!

  就此栽倒在地,一命呜呼。

  郝摇旗这一手使得出神入化,让东南军大声喝彩,士气激增,他们手执上了枪刺的火枪,对敌人遂行有条不紊的刺杀。

  就算穿了一层甲的绿绿,被他们近战猛力扎中的话,不得直接刺进肠子里?或者来个透心凉?

  刺杀敌人,死得惨烈,惨叫声不断响起,简直嘶声裂肺,加上东南军用上冷兵器,砍杀敌人,刀锋和铁甲头盔的金属撞击声、切肉的撕裂声,在寂静的夜晚中格外地分明。

  还有拿着双筒喷子、短铳的东南军在后面不断开枪,震耳欲聋,倍增东南军的威势。

  绿绿们闻风丧胆,一些绿绿见势不妙,机灵地脚底抹油,开始奔逃,东南军又点燃了他们营里的帐篷,引发更大的混乱。

  且说颜煜与张家玉在自家营里观战,但见敌营火光冲天,喊声震地,三道火光,势若三条长蛇在翻江倒海一般,不由得赞叹不已。

  颜煜以手加额,庆幸道:“我东南军有此猛将,何忧敌人不破!”

  张家玉则见好就收,下令鸣金收兵,出动的东南军遂胜利回营,一清点人数,一千精兵出动,竟是一个不少!

  颜煜大喜道:“甘宁百骑劫魏营不过如是!”

  三国时,东吴大将甘宁与同僚凌统争锋,他对孙权曰:“宁今夜只带一百人马去劫曹营;若折了一人一骑,也不算功。”

  结果甘宁大获成功,他与百人队出战,直达曹营中军,曹操要不是中军有铁页车相连,围得铁桶相似,否则甘宁都有可能杀他。

  甘宁只是百人,郝摇旗却是千人不损,他得到一个绰号,就叫做“赛甘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