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手书网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九章 提前的日记

第八十九章 提前的日记

  贝克兰德东区,某栋公寓的某两居室出租屋内。

  佛尔思正拿着圆腹吸水钢笔,在摊开的信纸上书写。

  这是写给她老师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的信,告诉对方自己迫于某个危险,不得不搬离了原本的住处,上次的回信不要再寄到那里,若是寄了,则尽快更改自己的住址,最好连身份都换一下。

  洋洋洒洒写了一堆,佛尔思放下钢笔,折起信纸,将它塞入信封,贴上了邮票。

  然后,她换上外出的衣物,拿着要寄的信,离开了房间。

  她本不是太想出门,可这里属于新的住处,不说各种酒精饮料,就连咖啡豆、速溶咖啡、红茶茶叶、当日报纸、最新杂志、书籍小说都没有。

  为了这些,她只好亲自出门寄信,顺便到东区之外做一番采购。

  至于休,早已外出,要将“斯特福德子爵真正效忠的是国王”这件事情以书信的方式寄回原本租住的那栋房屋,看能否驱使雪曼的监控者采取一定的行动。

  “真是的,事后的害怕竟然那么强烈,差点忘记给老师写信,要是早点弄好,就可以让休一起寄了……”佛尔思戴上垂落细纱的软帽,沿着略显阴暗的楼梯,一路下到底层,走出了公寓。

  这里属于东区较边缘的地带,居民以技术工人、底层管理者为主,治安状况相对较好,甚至有报童出没。

  佛尔思听着时不时响起的铃铛声,沿街边缓步前行起来。

  这时,一位邮递员停下脚踏车,从邮包内拿出一叠报纸,进入了旁边那栋公寓。

  佛尔思随意瞄了一眼,发现那叠报纸最上方是《海上新闻》。

  “这里的人竟然会订阅这种报纸?工作和海上贸易有关?”佛尔思收回视线,略感诧异地嘀咕了两句。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她在看见街头的邮筒后,快步走了过去。

  那名邮递员则进入公寓,从一排排信报箱里找出了好几个目标,把相应的报纸分别塞入了里面。

  他离开没多久,其中一个信报箱被打开,内里的报纸被取了出来。

  取出报纸的人一步步上至三楼,打开其中一个房间,坐至简陋的安乐椅上,摇摇晃晃地看了起来。

  安乐椅的旁边,摆着一张黑色的木桌,上面凌乱地堆放着一份又一份报纸。

  这些报纸有的折叠整齐,首页朝上,有的不对称弯折,显出其中一版,它们皆呈现着相应的报道:

  《震惊!疯狂冒险家竟沦为通缉犯》《疯狂冒险家再现,一场不可思议的狩猎》《最接近海上王者的男人,价值9万镑的冒险家》《格尔曼.斯帕罗与三位女性海盗将军的故事》《一战成名,格尔曼.斯帕罗深夜刺杀‘疾病中将’》……

  …………

  佛尔思采购完毕,返回那出租房没多久,休也结束行程,回到了这里。

  她们如此默契,是因为这已到周一,下午三点即将降临。

  当!当!当!

  附近教堂钟声回荡之际,佛尔思和休的眼前同时涌现出了潮水般的深红光芒。

  恢弘雄伟的宫殿内,古老斑驳的长桌旁,一道道身影不分先后地出现,凝聚成形。

  “正义”奥黛丽与往常一样,当先站了起来,面朝青铜长桌最上首,虚提裙摆,行了一礼:

  “下午好,‘愚者’先生。”

  “正义”小姐的情绪还比较低落啊……看来依旧受到昨晚那个消息的影响……“愚者”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回应了塔罗会成员们的问候。

  这个时候,心情不是那么愉悦的奥黛丽凭借敏锐的观察,依旧第一个发现“愚者”先生的右手边,多了个铜绿色的十字架。

  这是哪里来的十字架?能被“愚者”先生放在桌上的,至少是“亵渎之牌”这个层次的物品……它源于谁?有什么作用?一个个疑问飞快在“正义”奥黛丽脑海中冒出,让她难以遏制地产生了些好奇。

  这还是“愚者”先生的面前第一次摆放非“亵渎之牌”类物品!

  紧跟着,“倒吊人”阿尔杰和“隐者”嘉德丽雅等塔罗会成员也注意到了那个比“纸牌”显眼许多的铜绿色十字架,与“正义”小姐一样,他们忍不住在心里猜测起那物品的来历、层次和作用。

  其中,“太阳”戴里克隐隐约约间感受到了一阵无形的召唤,只觉那铜绿色的十字架在吸引自己过去。

  他随即想起了白银城多门课程上都会提到的一个基本规则:

  非凡特性聚合定律!

  这是“太阳”途径的高层次封印物?戴里克霍然有所明悟。

  “魔术师”佛尔思和“审判”休则认出了那铜绿色的十字架就是自己两人献祭的封印物,瞳孔皆略有些放大,似乎想看得更加清楚一点。

  “愚者”先生对这件物品竟如此重视?它,它比我和休想象的都更加重要?佛尔思一阵错愕,难掩好奇。

  在涉及神灵的事情上,她的思绪绝不会往言情方向发展。

  休和佛尔思的想法类似,但都没有开口,觉得这种事情上,“正义”小姐肯定会主动询问。

  而在“正义”奥黛丽斟酌着想要小幅度举下手时,“隐者”嘉德丽雅闭了下眼睛,抢先转过身体,面朝了青铜长桌最上首。

  她行礼说话前,“愚者”克莱恩忽然轻笑了一声:

  “不用担心,具现出来的这幅眼镜可以封印你的‘窥秘之眼’。”

  他很清楚“隐者”女士已推开半神之门,获得神性,成为“神秘学家”。

  这一方面是因为“星之上将”嘉德丽雅举行仪式,服食魔药前,有向“愚者”祷告,希望能在祂的注视下晋升,如此一来,就算她最终没有成功,也能得到庇佑,不至于直接失控或疯狂,之后还可以想办法排出多余特性,重新再来。

  对于这件事情,克莱恩其实没什么把握,因为从未尝试过,占卜也没有得到有效答案,但他还是答应了“隐者”女士,想的是对方若失败而未死,那肯定是“愚者”先生的功劳,要是直接失控或疯狂了,那对方也不用在意“愚者”先生是不是个骗子的问题了,总之,克莱恩主要目的是给对方一定的自信和底气,让她的状态更利于晋升,反正“星之上将”也找不到别的存在做类似的庇佑。

  当见证“隐者”女士顺利晋升半神后,克莱恩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在心里吐槽了几句:

  “有的时候,扮神容易扮人难啊,信徒遇到危难,往往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活着,二是死了,活着自然是神灵的庇佑,死了则不会有人在意他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成为半神半人的存在,能更多地调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力量后,“愚者”克莱恩可以轻松地看到塔罗会成员们星灵体的状态,从而解读出他们目前的非凡途径和序列层次。

  主动封印了“窥秘之眼”的“隐者”嘉德丽雅闻言松了口气,恭敬地开口道:

  “伟大的‘愚者’先生,这次有一页罗塞尔大帝的日记。”

  有罗塞尔大帝的日记了?“神秘女王”的事情忙完了?可贝克兰德没什么异常变化啊……嗯,伯克伦德街遭阿蒙入侵、玫歌庄园发生半神战也没人发现……“愚者”克莱恩不动声色地点头道:

  “好,你可以想问题或者要求了。”

  他说话的同时,“倒吊人”阿尔杰、“正义”奥黛丽等人敏锐地从刚才的对话里解读出了一个信息:

  “隐者”女士刚才很担心具现出来的眼镜无法封印她的“窥秘之眼”,而在之前那么多次聚会里,她从未有过类似的担忧。

  这意味着“隐者”女士的“窥秘之眼”能力有了很大幅度提升……唔,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幅度的提升?她,她晋升为半神了?我们塔罗会有第二位半神成员了?“正义”奥黛丽联想到“隐者”嘉德丽雅收购神话生物血液的事情,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她顺势扫了下对面的男性成员们,发现“倒吊人”先生的坐姿已不自觉改变,带上了点防御性,似乎也明白“隐者”女士已成为半神;小“太阳”的目光依旧望着那铜绿色十字架,没什么反应;“月亮”埃姆林先生略迟几秒,抬头看了眼“隐者”女士;“星星”先生则和小“太阳”相似,只是眼神略有点放空,仿佛在等待日记环节过去。

  “尊敬的‘愚者’先生,这次的问题可以累积到下次吗?”这时,“隐者”嘉德丽雅做出了回应。

  累积到下次……这是“神秘女王”依旧不想被影响心情?那她为什么又突然提供一页日记?她预言到了什么?克莱恩为了维持“愚者”的形象,没问为什么,轻轻点头道:

  “可以。”

  嘉德丽雅不再多说,具现出了那页日记,看着它闪现至“愚者”先生的手上。

  克莱恩状似随意地扫了一下,将大部分内容映入了眼帘:

  “七月十九日,血月之夜。

  “‘门’先生的回答让我确定了一件事情,在那个古老隐秘组织内,我看见的第二块亵渎石板,不是完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